往期雜誌查閱
按總期數:第
按年份期數:
 首頁 > 國際舞臺 > 正文
彈劾特朗普對美國政治影響有多大
How big is the impact of impeachment of Donald Trump on US politics?
張介嶺 [第3454期 2019-10-18發表]
當地時間9月24日下午,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宣布,眾院將對特朗普展開正式的彈劾調查,查其是否尋求烏克蘭協助,以抹黑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前副總統拜登。
 
佩洛西強調,“無人可淩駕於法律之上”,“特朗普總統的行為暴露出一些不光彩的事實,表明總統背叛了就職誓言,背叛了國家安全,也背叛了選舉的公正性。” 
 
10月3日,佩洛西致信眾議院共和黨領袖凱文·麥卡錫說:“根據憲法、眾議院的規定和眾議院的先例,不要求眾議院在彈劾調查前達成一致。”換言之,即無需就此進行投票表決。
 
10月4日,民主黨眾議員要求白宮交出與特朗普為獲取政治好處向烏克蘭施壓指控有關的文件。眾議院三個委員會主席在一份聲明中說,發出傳票是必要的,因為在查看文件要求問題上,白宮“拒絕在自願的基礎上進行接觸,甚至不予回復”。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亞當·希夫指出:“特朗普總統在通話中向外國勢力施壓,要求他們調查他的政治對手,這有損國家安全。”
 
10月8日,白宮致信國會民主黨人,稱特朗普及政府不會配合彈劾調查。總統律師西波隆當天在信中稱,眾議院啟動針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受黨派政治驅使,缺乏法律依據,違背正當程序,佩洛西在宣布啟動彈劾調查前沒有讓全院表決。
 
當晚,佩洛西對此發表聲明說,這封信明顯是錯誤的,是白宮試圖非法掩蓋事實的又一舉動。
 
10月9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在新罕布什州競選時首次發聲支持彈劾特朗普。他說,“特朗普違背了就職誓言,出賣了國家,幹下了可以被彈劾的壞事。為了捍衛憲法、民主和基本誠信,他必須被彈劾。”
 

9月25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將一封檢舉信遞交國會,該檢舉信涉及總統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今年夏天一次通話內容。特朗普被指在通話中施壓澤連斯基調查其政治對手,目前特朗普正面臨民主黨發起的彈劾調查。特朗普在紐約與前來出席聯合國大會活動的澤連斯基會面。特朗普對媒體表示,他沒有在通話中對烏克蘭施壓,民主黨針對他的彈劾調查是“政治迫害”。圖為在美國紐約,美國總統特朗普出席新聞發布會。(新華社圖片)  
 

用美援施壓烏克蘭抹黑政敵

 
這起鬧得沸沸揚揚的彈劾調查緣起特朗普和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一通電話。今年8月,美國中情局一名吹哨人舉報,7月25日,特朗普在與澤連斯基通電話時,以凍結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要挾烏方調查美國前副總統、2020年總統選舉民主黨熱門競選人拜登及其兒子的黑料,被指“利用職權,借助他國力量”影響美國2020年大選。
 
民主黨公布了美國外交官與烏克蘭官員互動短信的部分內容。在發給美國駐烏克蘭外交官比爾·泰勒和美國駐歐盟大使戈登·桑德蘭的短信中,曾擔任美國烏克蘭問題特使的庫爾特·沃爾克寫道:“最重要的是,讓澤連斯基說他願意幫助進行調查。”
 
之後還有更具爆炸性的短信被披露。泰勒9月9日發短信給特朗普大選的重要出資人之一桑德蘭說:“像我在電話裡說的,我發現可以用重啟(對烏)安全援助作為交換來助政治活動一臂之力。”
 
其實,早在4月份澤連斯基當選烏克蘭總統幾小時後,特朗普就從空軍一號上打電話表示祝賀並督促澤連斯基與紐約前市長、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阿尼協作盡快展開對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的腐敗調查。
 
亨特·拜登曾任烏克蘭天然氣公司布瑞斯瑪董事會成員,今年稍早,烏克蘭檢方對該公司展開“不當行為”調查,但調查結果顯示,拜登父子“並無不當行為”。
 
民主黨在烏克蘭問題上發難並非捕風捉影。就在特朗普與澤連斯基通話前幾天,美國政府凍結了本應提供給烏克蘭的近4億美元軍援。之後,面對窮追猛打,特朗普給出的理由是“希望歐洲國家也為援助烏克蘭出一份力”。這種解釋實在難以令人信服。
 
10月3日,特朗普劍走偏鋒,在白宮南草坪公開說,中國應該調查拜登及其子是否涉嫌腐敗。此舉似是在自證清白,力圖給人造成表裏如一,私下和公開都說一個話的印象,從而改變民衆對“電話門”的看法,可謂煞費苦心。
 
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美媒近日報道,另一情報系統官員也在考慮是否以吹哨人的方式舉報特朗普如何施壓烏克蘭啟動對拜登家人的調查。美國情報系統監察長阿特金森認為,第一個舉報人的確有一些政治偏見,有支持特朗普政敵的傾向,但他的舉報本身還是可信的。如果第二位官員可以作證,那國會掌握的特朗普利用職權為自己謀利益的證據將更加有力。
 
緊接著,第一位CIA吹哨人的律師馬克·扎伊德確認,其事務所目前也代表第二位情報系統的吹哨人,並表示,第二名檢舉人暫時沒有向國家情報督察長遞交檢舉報告。他所掌握的第一手資料可以支持第一名檢舉人的說法。
 
民主黨堅持,從電話記錄、檢舉信以及國務院官員電話短信可以看出,特朗普為了個人政治利益,唆使外國政府幹預美國大選證據確鑿。
 
最近一個民調顯示,美國民眾有58%支持國會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38%的反對。
 
美國多數法律專家也認為,特朗普在電話裏施壓澤連斯基,讓其調查拜登及其子腐敗案繼而幹預美國大選,“肯定是”當年美國立法者認為可以彈劾總統的罪行。
 

彈劾幾無闖關成功可能

 
毫無疑問,借助外部勢力打擊政治對手的罪名非常嚴重。不過,特朗普對民主黨的指控並不買賬,堅稱美國憲法賦予其職責打擊腐敗,“這與政治無關。這是關於腐敗的。如果你讀過美國憲法和很多其他東西,(你就知道)我有義務去關注腐敗問題。”
 
有分析指,民主黨執意啓動彈劾特朗普程序,很可能重蹈1998年共和黨彈劾克林頓覆轍。參議院的彈劾表決需要2/3多數議員舉手支持,即100名議員中至少要有67人支持彈劾。目前,參議院共和黨佔據53席,民主黨及其兩個獨立盟友僅有47個席位,想借此遊説20名共和黨參議員倒戈,幾乎是不可能的,弄不好還會刺激共和黨同仇敵愾,更加團結,增強選舉凝聚力。
 
無論如何,眾議院的彈劾調查給美國2020年大選帶來了巨大影響。來自肯塔基州的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說,根據參議院的規定,如果彈劾條款獲得眾議院批準,他“別無選擇”,只能將彈劾條款提交參議院討論。這意味著,參議院的共和黨人將不得不就特朗普的行為是否符合要求進行投票。
 
不難判斷,從目前美國的政治版圖看,彈劾特朗普幾無勝算,佩洛西對此有清醒認識,否則,在特朗普“通俄門”問題上早就動手了,但民主黨激進派的邏輯是,即使特朗普下不了臺,彈劾本身也發出了總統行為違反美國價值觀這樣的強烈信號,進一步敗壞特朗普和共和黨人的選舉公信力。
 
但政治從來不是如此簡單,一些民主黨人的想法或許過於天真。當年彈劾克林頓時,民主黨雖然痛恨性騷擾和作偽證,但最終還是選擇了力挺克林頓。共和黨這次很可能也會是相同的考量。
 
毋庸置疑,對特朗普開展彈劾調查或將影響明年美國大選選情,但不會衝擊美國政局穩定,至多會被視為為黨爭目的浪費公共資源。正如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日前接受俄媒採訪時所言:“他們的制度相當均衡,我認為,不會發生任何重大危機。美國的制度幾個世紀來一直展現了不錯的生命力,我們不需要為他們的命運擔心。”“但別的國家,比如烏克蘭,會受到怎樣的影響,還需拭目以待。“
 

普京或成最大贏家

 
烏克蘭是歐洲最大的國家之一,地處東西方交界處,自然資源豐富,其外交走向事關許多國家的利益。澤連斯基競選時,承諾順應民意,結束戰爭,上臺後,與前任波羅申科對俄強硬政策漸行漸遠,烏俄勢如水火的敵對關係出現鬆動。歐洲國家,尤其是法國也一直在敦促其從俄方獲得可能的靈活性。
 
顯而易見,烏克蘭新總統要駕馭複雜的國內政治局勢,推進改革進程,鞏固執政基礎,以及在與俄羅斯的談判中避免簽訂城下之盟,需要美歐強有力的支持,尤其是美國的支持有助於烏克蘭在下輪與俄羅斯外交談判增加談判砝碼。
 
在烏俄關係的微妙時刻,特朗普事實上在“電話門”中將澤連斯基置於尷尬境地:要麼違反法治幫助特朗普抹黑政敵;要麼與白宮割席失去獲得美援反制俄羅斯的機會。面對內憂外患,澤連斯基難敵利誘,對特朗普抹黑政敵的過分要求態度曖昧,甚至還批評了2014年以來對烏克蘭援助高出美國五倍的歐洲盟友,很快上了熱搜。“電話門”發酵之後,某種意義上烏克蘭在美國已被視為“腐敗”的代名詞。
 
當然,特朗普遭彈劾調查或會利好烏克蘭新政府應對困局。當時,特朗普擱置對基輔的軍援遭到了白宮和國會的雙重反對。如今,即使特朗普有心,也再難中斷對烏克蘭的軍援,恐別無選擇,只能向烏克蘭新政府提供經濟援助,以免被視為阻礙IMF對基輔出手相助的絆腳石。
 
另一方面,隨著更多證人浮出水面,美國黨爭愈演愈烈,勢必給特朗普帶來越來越大的壓力,弄不好將制約特朗普政府本已充滿張力的對烏政策空間。美國在烏克蘭問題日常外交上能否一如既往則存在不確定性,對烏軍事和經濟援助面臨考驗。
 
值得注意的是,烏克蘭民衆十分關注新一輪與俄談判能否結束烏克蘭東部五年戰亂,一些人樂見澤連斯基同意談判,美國內政被視為澤連斯基接受有利於俄羅斯長期軍事佔領和政治控制東烏克蘭談判方案的重要原因。甚至有專家認為,普京或是這場“電話門”的最大贏家,有助於其放開手腳控制烏克蘭。如果烏克蘭在下輪外交談判中失敗,特朗普難辤其咎。


經導全媒體矩陣
識港--在這裏認識香港
閒話大灣區
共築中國夢
《經濟導報》創刊七十週年
《經濟導報》電子雜誌3459期
經導品牌推廣
經導系列雜誌-《中國海關統計》
經導系列雜誌-《同心》會刊
經導系列雜誌-《文化深圳特刊》
《經濟導報》經典版面
广东福利彩票发行中心